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事故赔偿

乘车人死亡如何赔偿 故意杀人,还是交通事故意外死亡?

2019年9月26日  重庆交通事故理赔律师   http://www.wywzp.com/

 文艺律师重庆交通事故理赔律师,现执业于重庆学苑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乘车人死亡如何赔偿

   案情:2007年10月11日15时47分,姜某某驾驶无号牌摩托车在苏249线64KM+80M处由西向东驶入道路时,与由北向南朱某某驾驶的苏NSM887号二轮摩托车相撞,致朱某某及无号牌二轮摩托车乘车人韩宜某受伤,韩宜某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两驾驶员均无驾驶证。交巡警支队认定该事故中姜某某承担主要,朱某某承担次要,韩某某无责。 2007年11月5日,韩某某的家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朱某某和保险公司赔偿原告各种损失合计94694.30元。 判决: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的各项损失合计146981元,被告保险公司关于无证驾驶不予赔偿的辩解不成立,依法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58000元,余款被告朱某某承担30%的赔偿。 评析:该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个是保险公司该不该承担赔偿,另一个是朱某某该承担多少赔偿。  第一个争议焦点,也是是目前业内人事较为关注的焦点,司法实践中也有不同的判决,但是判决保险公司赔偿的寥寥无几,笔者和该案中法院的观点相同,即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理由如下:首先,《道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两条款确立了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失赔偿的基本原则,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都应由保险公司首先在限额内予以赔偿。其次,《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该条仅规定了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财产损失予以免责,抢救费用保险公司先行垫付但可追偿,但对受害人抢救费用以外的人身伤亡损失并未规定保险公司予以免责,也未规定可以向其他人追偿。《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了交强险分项限额,即死亡伤残、医疗费用以及财产损失赔偿限额。无禁止则应适用道交法第七十六条以及《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故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保险公司仍应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再次,即使按照《条例》二十二条规定可以理解为保险公司不应该赔偿,但是该条的规定和《道交法》七十六条的规定相矛盾,根据《立法法》的规定,《道交法》是上位法,《条例》是下位法,两者规定不一致时,应以上位法为准,因此,保险公司也应该承担赔偿。最后,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保险。它是一国或地区基于公共政策的需要,为了维护社会大众利益,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强制推行的保险,其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车祸受害人能够获得基本保障,具有社会公益属性。交强险业务总体上以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审批保险费率,此区别于商业险。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在赔偿限额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予以赔偿,体现了交强险对受害人人身权益的保护功能,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的保护原则及交强险的公益性质。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原告的损害是有两个人的行为导致的,应由行为人共同承担赔偿,《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因此,法院根据《事故认定书》中的大小确定被告承担30%的赔偿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故意杀人,还是交通事故意外死亡?

   —— 一起故意杀人案的辩护词

案情: 2004年2月某日晚上, 被告人A驾驶一辆大货车由慈溪欲送货至福建, 被告人B坐在该货车副驾驶位置。当车行至宁波市某路段时,因车发生故障,被告人A遂将车停于路边非机动车道上。车停后被告人B打开副驾驶车门准备下车,此时被害人恰骑自行车从同方向快速经过,与车门相撞变向后自行车坠落于路边水沟,被害人也撞到路边小桥的围栏上受伤。被害人遂与被告人A、B理论赔偿,无果。后被告人A发动汽车,并叫被告人B上车欲驶离现场,此时被害人拉住副驾驶车门阻止,被告人B遂掰开被害人的手,被害人脱离车身后两被告人离开现场。被害人后经抢救无效而死亡,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二被告人提起公诉。作为本案被告人B的辩护人,笔者在庭审中为被告人B作了无罪辩护, 收到了较好的庭审效果。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浙江金汉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B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A、被告人B故意杀人一案中被告人B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查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会见了被告人B,并参加了今天的庭审,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B犯故意杀人罪定性错误,该罪名不能成立


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所谓故意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直接故意是指犯罪人积极地追求他人死亡的犯罪结果的发生;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引起某种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间接故意是按照结果来认定罪名的, 在理论上被称之为结果犯,也就是说在间接故意杀人。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是不是被告人的放任行为所造成的,是被告人是否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的关键所在。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害人死亡结果是被告人的放任行为造成的,其指控的故意杀人罪名当然不能成立。具体分析如下:


首先,被告人B是否存在间接故意即放任行为,疑点较多。


被告人B在事发时是不足15岁的少年,而受害人是24岁的青年,在被害人双手抓住扶手的情况下,被告人B不可能很轻松地将他的手掰开,而被告人B在法庭调查时说,很轻松地就将被害人的手掰开,这可以充分说明,要么是被害人已经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是危险的,主动放弃继续纠缠,离开车身;要么是被害人在与车门或小桥围栏撞击时已经受伤,因体力不支而离开车身。因此,是否存在被告人B将被害人推下车,是否存在放任行为本身就存在明显的疑问,难以认定。


其次,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被害人死亡是被告人放任的结果。因为:


1、案发过程中存在被害人与被告人父亲的大货车右车门发生碰撞的事实


事发当天,被害人骑自行车从被告人A停在路边的大货车右侧经过,在被告人B打开右车门时与右车门相撞。该事实可由被告人的供述和现场目击证人吴某、吕某某的证言予以证实。


2、 害人与大货车右车门碰撞后又有与路边小桥围栏碰撞的事实


案发时,被害人撞到大货车右车门后,自行车掉进路边水沟,被害人自己也撞到到了小桥的围栏上。在被害人撞到小桥围栏上后,被告人A、被告人B均供述是被告人A将被害人从围栏上扶起来,证人吴某证实是自己将被害人扶起来,不管是谁扶起被害人,有一点是明确的,即有被害人撞到小桥围栏的事实。


3、法医学检验报告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目击证人的证词明显矛盾


检验报告表明:被害人胸肋骨无骨折;心包破裂,心包腔腔大量积血,右心房有有一2.5厘米破裂口;后肋无骨折;膈肌完整;腹腔无积血,脏器无破裂;四肢骨无骨折。检验结果:因胸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心脏破裂,大出血死亡。


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是:2003年2月8日晚,被告人被告人A驾驶的大货车因发生故障停靠机场公路西侧非机动车道,被告人B打开车门时与骑自行车路过此地的被害人发生碰撞。后被害人要求被告人赔偿损失,双方达不成协议,被告人A见无法摆脱,就缓慢驾驶货车叫被告人B上车,并让被告人B将被害人推下车,致倒地的被害人被货车右后轮碾压胸部,经抢救无效死亡。


证人吴某的证词:“我亲眼看见大货车右后轮压过了潘某某的腹部;”“事后我看见潘某某倒在机动车道的主车道上,头部朝西,脚朝马路中间,仰天躺在地上。”


证人吕某某的证词:“我老乡被这辆大货车的右后轮碾压而过”;“我看到,当时货车压着潘某某时,潘是仰天被车压过,头朝路边,脚朝路中间。”


通过分析以上法医学检验报告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目击证人的证词,可以明显看出它们之间是明显矛盾的。案涉大货车自重8吨,案发时装货约3吨,总共重量约11吨,如此重量的货车从被害人胸腹部碾压而过,被害人居然胸肋骨无骨折、后肋无骨折、膈肌完整、腹腔无积血、脏器无破裂、四肢骨无骨折。这显然是不符合物理力学原理的,也是违反常识的。公诉人以以上证据认定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是被告人的放任行为造成的,显然不合逻辑。


鉴于被害人有和车门和小桥围栏碰撞的事实,结合法医学检验报告,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死亡的真正原因并非车轮碾压胸腹部,而是与车门或小桥围栏猛烈撞击后导致心脏破裂而死亡。


另外,从刑事证据的效力比较角度来看,法医学检验报告是科学论证的结果,相对于证人证词具有主观性而言应具有更强的证明力。案发时间为晚上,能见度差,加上证人吴某和吕某某都是被害人的老乡,从厉害关系及主客观因素来看,另两名证人岑某某和范某某的证人证词更为客观、可靠。因此,法庭应当以法医学检验报告作为本案最关键和最重要的证据,同时采信岑某某和范某某的证人证词。